红楼梦里的黄酒香

2020/7/17 13:56:57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醉分享

关于红楼梦,有人痴迷里面花鸟虫鱼自在生长的生灵世界,有人津津乐道才子与佳人的缱绻缠绵,有人向往雕梁画栋钟鸣鼎食之家的富贵气象,也有人苦苦钻研藏在繁华表面下满纸荒唐言的不祥之谶。而我,则为它对生活入木三分的刻画感动不已。贾府的荣华富贵并不只是体现在阔绰非凡的吃穿用度上,他们严格恪守岁时节令,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将日子过得精细而虔诚,这样的生活理念只有长期被优渥生活所滋养的人才会坚守。

   就拿他们经常会喝的黄酒来说,喝之前一律是要烫一烫的,要配上各种佳肴,酒里有时还会浸几朵合欢花。


   有一回里写道,宝玉与黛玉前往宝钗处探望,薛姨妈留吃饭,席间宝玉因夸前日在那府里珍大嫂子的好鹅掌、鸭信。薛姨妈听了,忙也把自己糟的取了些来与他尝。宝玉笑道:这个须得就酒才好。薛姨妈便命人去灌了最上等的酒来。

 这酒便是黄酒了,黄酒在贾府的餐桌上多次出现,不只就上好的鹅掌、鸭信饮,在螃蟹宴上也要提前预备着。

   在薛姨妈那里,宝玉想要直接喝冷酒,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儿。”接着宝钗又就着喝冷酒与热酒的问题与宝玉说了一通,宝玉听她说的有情理,便放下冷的,命人暖来方饮。在大观园里举办螃蟹宴,曹雪芹也特意点出“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吃蟹通常要配黄酒,黄酒热过后,既能解腻,又能驱寒。

    热酒,多么温暖缠绵的字眼,在红楼梦里随时可见,可在如今,却很少有人喝酒之前惦记着要烫一烫,也很少见人再喝那需要烫一烫的酒了。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人们的冰箱里有各种可以即食即饮的东西,想喝酒打开酒瓶就行,不需要像红楼梦里那样“煽风炉烫酒”。方便是方便,可太多触手可及的东西和即时型的获取正在将等待的意义与浪漫消解,我们的生活也变得单薄,我们节省了更多的时间,却也只是让这些时间无谓地流走。而从前,在那些需要大费周章的一饮一食中,我们至少留下了深深浅浅生命活着的知觉。

    我大概是为数不多厌倦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方式的人吧,当我如此感慨时,就遇见了悦观潮——一位素知我心性的友人送给我的黄酒。他说做这酒的人应该是与我一样有着强烈仪式感的人。我光是看着这酒,仿佛已经与它的酿造者完成了一场近在咫尺的对话,烫热之后品尝,更觉遇到了知音,仿佛可以从酒的味道里感知到红楼梦中每一次飞鸟掠过留下的划痕,每一次从离原吹进闺阁的香阵风,每一次蝶舞花落,每一次风雨穿林。

   大概悦观潮的酿造者,也做着一个古老的“红楼梦”吧。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